叶玖羽

开学挺尸ing

果陀(二次微改)

反正我很努力的去做到完全原著向,希望没有一点ooc,努力把连语气都完全还原,至于有没有做到 ,还得靠各位看官大大自己看了。因为是新人写手,请多指教。

              
                         
——————————————————————

             陀思妥耶夫斯基轻轻用勺子搅着面前的咖啡,垂眸,略微有些苦恼,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缓缓搅着咖啡,抬头,往椅背上一靠,把帽子摘了下来,盖在脸上,面向天空“没了果戈里,世界还真是安静了很多。”声音里仿佛带着一丝忧伤,那个一直话多的小丑,他不在身边,让人仿佛有些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过了一会儿,又把帽子往上拉了一点,露出一双微眯着的紫色眼睛。

         “啊,那朵云,倒是有点像果戈里。”陀思看着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脑海里也浮现出了果戈里大大的笑脸。

         还记得第一次相遇时,是在一个马戏团里。

         那天闲着无聊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跟着人流就走到了一个马戏团。

         嗯?马戏吗?好像很久没看过了,大概还不错。

         买了票就进了马戏团,找了一个角落坐着。说实话,他确实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人们嘈杂的交谈声,猜测着接下来表演的内容,竟是些愚昧且毫无意义的行为。

         啊啊。。他怎么会来这种地方?正下意识地自我抱怨着,白色的聚光灯一下子汇聚在场上,马戏开始了。

         小丑站上了台,经久不变的笑容仿佛深深地刻在脸上。

       “各位先生们女士们,现在开始提问,请问你们今天来是干什么的呢?什么?你说答案是看马戏?答对了~~!

        “那么下个问题,我是来干什么的呢?提示是魔术表演。啊,我说出来了。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开始我们的魔术表演吧。”

        呵,有趣之人。

         陀思手撑着下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并且习惯性的向下拉了一下头上白色的毛绒帽。这个小丑明明眼睛里盛满了厌恶,却一直维持着笑的表情,真是矛盾而有趣。不过,人类不就是这样吗?虚伪,善于掩饰自己,是啊,这才是这个世界的本来面貌。

      台上的小丑好像感觉到了这边的目光,看了过来“好了,那么下一个问题是,谁来陪我进行大变活人的魔术表演呢?提示是带着白色帽子的人哦~对,没错,就是那边那个坐在角落里的邋遢老大叔啦~”

            陀思根本从没有被别人这么叫过,明显一愣。毕竟是“鼠”的首领,面子对于优雅的俄.罗.斯.男人也是很重要的。不过真正让陀思意外的,是这个人竟然能注意到他。

鼠的存在率向来很低,因为它们只躲藏在世界肮脏角落的一隅,能被这样的黑暗吸引的人,其本身亦属于黑暗。

         小丑看见陀思的愣神,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语气里也沾染了一丝戏谑“别惊讶了,老大叔,快上台来啦!”

         小丑说着用手指指向了陀思。

         陀思并不愿意上台,被世人评头论足并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是他忽然想起有什么必须要做的理由。
        

         陀思面无表情的走上了台,却一点都不配合,就这么直挺挺杵在那。【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什么鬼,划掉)】

           不过即使陀思这样依然影响不到小丑对这(想)场(戏)演(弄)出(他)的热情。

           “快点开始表演啊!在干什么啊?”观众们耐不住性子了。

          “来吧,这位大。。。不,先生!诶呀呀,请问你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吗?”小丑说着把手指放在了唇上,“提示,请记住,我的名字是果戈里。一个,小丑。”在这时,他的声音有一瞬间的停顿,不过声音马上又高了起来,“那么大叔,要看看我的斗篷吗?”

             陀思双眸微阖,向下扯了扯白色的绒帽,将声音压低到两人能听得清的地步“你根本不喜欢当小丑吧。你没有隐藏好眼底的厌恶,可是你却在笑;欺骗了自己又愚弄了众人。”

         陀思优雅的笑着,紫色的眸子冰冷地没有一丝温度,若无其事的扒开别人的伤口:

       “你当小丑是为了生活,并不是出于本愿的去伪装成一个不是自己的人。你可知道自己的罪过?汝之欺诈罪孽深重——    

         “你想要摆脱,想要逃离,这是我从你的眼中看到的,可是你还有一种名为【懒惰】的罪,你不愿去努力改变现状,所以无法做到。”

【陀思内心小剧场:他才不是因为被叫做大叔而不开心呢!他那么优雅帅气,哪里像大叔了,混蛋!好吧,这确实是主要原因。。。这段删掉听到没有!我可是最优雅的!不然小心我杀了你!(嗯,划掉,优雅的陀思才没有这种os,更不会指着别人恶狠狠的威胁╮(╯▽╰)╭)】

         果戈里愣在了台上,又开始疯狂大笑,可能是因为心中伪装的最深的一处被扒开:“诶呀呀,被你发现了呢!我确实很讨厌当小丑。小丑是极其痛苦的,他们只能做出笑着的表情,用故作蹩脚的演技来博得观众的欢心。啊哈哈,果然太可笑了!”

         “喂,搞什么啊!我们花钱不是来听你抱怨的!”台下已经开始有人大叫。“就是,就是,身为一个小丑,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啊!”又有人附合。

         可是果戈里充耳不闻,蹲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间,像是用尽最大的力气抱住自己,双肩轻轻颤抖“即使,即使自己从舞台上摔下来,牙齿崩裂,头破血流,血肉模糊以至面容扭曲!人们也只会认为这是表演的一部分而开怀大笑!”果戈里抬起头,面部有些扭曲。

         随着一个孩子的哭声响起,倒喝彩声越来越重了。“喂,滚下去!小丑不该是这样的!我们带孩子来是让小丑带给孩子快乐的!”“就是的,身为一个小丑就该笑,这样的表情算什么!滚下台!”

          果戈里轻蔑的看着台下的人,狂笑“哈哈哈哈,可笑吧!可是为了活下去,我还是要继续这样呢!不这样,就会被马戏团赶出去,没地方住,没东西吃。

        “现在这种生活很幸福,所以我们没有办法从这个温暖而又潮湿的地狱里逃脱!因为这本就是我们自己用【头盖骨】里的那个东西给自己创造的牢笼。本能让我们自愿被关起来!

         “而且连表情都不能做到自由的人,根本是废物吧!”果戈里突然停止狂笑,就这么定定的看着陀思,双色瞳孔里除了悲伤还有无法掩饰的孤独,“你说,是吗?”

             陀思也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看着他如死潭般,一直不说话。台下的人看见这种情况 也都骂骂咧咧离场了。

         在人几乎走完了的时候,陀思偏开头,看着远处在夕阳里飞翔被镀上一层金边的白鸽,呢喃般开口说,

       “你可知有一种生物,叫做鸟。不受重力束缚翱翔于天际,完全自由,它无罪,所以会飞的那么快乐。而你有罪,你身上背着重重的枷锁,无法自由的飞。

        “人生而有罪,所以要努力去赎,可是最后会发现自己根本赎不清。这就是为什么你哪怕努力,都做不到像鸟一样的自由。可是可以肯定的是一切的一切都比你安于现状自怨自艾来的有用。”

          果戈里眼里写满了震惊,随后用手捂住脸大笑,“说的真好。”因为嘴也被捂住了的原因,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可是仍然能透过指缝看见他勾的越来越高的嘴角。

         果戈里放下手,好像丢掉了什么一样甩了一甩,大概是想要丢掉过去吧。他单膝下跪,偏着头看着陀思“那么,下一个问题是,我可以一直跟着你吗?提示是,不能拒绝,否则我会一直死缠着你。”毕竟,你是第一个这么了解我的人。

         “诶呀呀,我忘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果戈里突然跳了起来,“还有,我怎样才能再见到你啊?”

          “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陀思趁着这一会儿已经走出去很远,毕竟他才不想带着这个大麻烦呢,“我想要重新建造这个满是罪恶的世界,以吾之罪斩汝等之罪,等你足够成为我宝剑的那天,我们自然会再遇见。”

          “喂,别走啊!”到底怎样才能成为你的宝剑?果戈里向前追去,却追不上陀思的步伐。也就在这时,他暗下决心,要努力追赶上这个救赎了自己的男人。

         而陀思听到这带着些许急切的叫喊,用帽子遮住了少有的带着直达眼底笑意的眼,却遮不住压不下去的翘起的嘴角。

        那抹白色身影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提示,终究消失在了视线中。

         “果戈里,你个混蛋!你被辞退了!”马戏团团长指着果戈里的鼻子大骂“你吓跑了我所有的客人!”

         出乎意料的,果戈里这次并没有插科打诨的忽悠过去,而是对马戏团团长深深鞠躬“团长,我一直知道你很照顾我,谢谢你,再见。”

         马戏团团长明显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为什么?是因为你现在过的不好吗?”在一起那么久,马戏团团长已经把他当做了家人,也并没有真的准备把他赶走。

         “因为一个人的话让我理解比起幸福,不如选择灵魂的自由。”果戈里笑着看向陀思离开的方向,轻声说。

         “让我想想,你喜欢鸟吗?我很喜欢——不受重力束缚翱翔于天际,完全自由。这就是我加入【天人五衰】的原因。”当然,更重要的是那个说出这番话的人。。。

(有时候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因为一直以来都少了这么一个理解自己的人。)

————————————————————————

顺带说一句,这其实还有下一章的,故事并没有完全结束,因为接下来还要写到果戈里为什么会变成牺牲品。当然,当一篇短篇来看也可以,我不愿意把情节停在多么重要的地方。因为我更文很慢,害怕你们等更文等着急,还有就是你们这样就可以想来就来,不喜欢直接弃掉了。所以说,凑合着看吧。

魔道版达啦崩吧

忘羡

很久很久以前江澄突然出现带来灾难带走了蓝二又消失不见
云深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蓝二带回到面前”
启仁非常高兴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
“长老我叫夷陵老祖掰弯汪叽不要脸魏婴
再来一次
夷陵老祖掰弯汪叽不要脸魏婴”
“是不是
夷陵老祖掰弯汪叽不要脸魏婴”
“对对
夷陵老祖掰弯汪叽不要脸魏婴”
英雄夷陵老祖
骑上他的小苹果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云深里出发
战争怪兽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
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座山洞
蓝二和直男江澄
魏婴拔出随便
江澄说
“我是全场唯一钢铁直男基佬紫江澄
再来一次
全场唯一钢铁直男华贵紫江澄”
“是不是
全场唯一穿基佬紫自恋狂江澄”
“不对
是全场唯一钢铁直男华贵紫江澄”
于是
夷陵老祖掰弯汪叽不要脸魏婴
砍向
全场唯一钢铁直男华贵紫江澄
然后
全场唯一钢铁直男华贵紫江澄
咬了
夷陵老祖掰弯汪叽不要脸魏婴
最后
夷陵老祖掰弯汪叽不要脸魏婴
他战胜了
全场唯一钢铁直男华贵紫江澄
救出了
特喜欢往身上戳疤自虐狂蓝二
回到了
戒律一堆但没人听云深不知处
启仁听说
夷陵老祖掰弯含光不要脸魏婴
他打败了
全场唯一钢铁直男华贵紫江澄
迫于蓝二的淫威把
夷陵老祖掰弯含光不要脸魏婴
嫁给
特喜欢往身上戳疤自虐狂蓝二
(啦啦)
蓝二逼着魏婴抱着兔子和他天天
他们养了一个孩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孩子称作蓝思追
他的全名十分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

————————————————————————
晓薛

很久很久以前薛阳突然出现带来灾难带走了星尘又消失不见
道观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星尘带回到面前”
散人非常高兴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
“师傅我叫傲雪凌霜被基友刀冤死鬼宋岚
再来一次
傲雪凌霜被基友刀冤死鬼宋岚”
“是不是
傲雪凌霜被基友刀冤死鬼宋岚”
“对对
傲雪凌霜被基友刀冤死鬼宋岚”
英雄傲雪凌霜
骑上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道观里出发
战争怪兽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
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座山洞
星尘和可怕薛阳
宋岚拔出拂雪
薛阳说
“我是喜欢撒尸粉真甜食爱好者薛阳
再来一次
喜欢撒尸粉真甜食爱好者薛阳”
“是不是
米酒不甜就掀摊子小流氓薛阳”
“不对
喜欢撒尸粉真甜食爱好者薛阳”
于是
傲雪凌霜被基友刀冤死鬼宋岚
砍向
喜欢撒尸粉真甜食爱好者薛阳
然后
喜欢撒尸粉真甜食爱好者薛阳
咬了
傲雪凌霜被基友刀冤死鬼宋岚
最后
傲雪凌霜被基友刀冤死鬼宋岚
他打不过
喜欢撒尸粉真甜食爱好者薛阳
没救出
明月清风被拉入甜食坑晓星尘
躲到了
鸟不拉屎没有人烟的破小村庄
星尘听说
喜欢撒尸粉真甜食爱好者薛阳
他打败了
傲雪凌霜被基友刀冤死鬼宋岚
就把
纯洁善良傲娇随身带糖的自己
嫁给
喜欢撒尸粉真甜食爱好者薛阳
(啦啦)
晓星尘给薛阳糖把他变成小奶狼
他们每天在一起生活日常快乐的像神话
为了避免抱仙散人失去名气
这个故事非常的耻辱
他不想再说一遍

————————————————————————
曦瑶

很久很久以前明玦突然出现带来灾难带走了曦臣又消失不见
姑苏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曦臣带回到面前”
启仁非常忧心但还是问他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
“身高两米全书最高莲花金光瑶
再来一次
身高两米全书最高莲花金光瑶”
“是不是
身高两米全书最高莲花金光瑶”
“对对
身高两米全书最高莲花金光瑶”
英雄莲花光瑶
骑上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姑苏里出发
战争怪兽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
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座山洞
曦臣和可怕明玦
光瑶拔出恨生
明玦说
“我是刚正不阿嫉恶如仇赤锋尊明玦
再来一次
刚正不阿嫉恶如仇赤锋尊明玦”
“是不是
目中无人终被分尸狂躁症明玦”
“不对
是刚正不阿嫉恶如仇赤锋尊明玦”
于是
身高两米全书最高莲花金光瑶
砍向
刚正不阿嫉恶如仇赤锋尊明玦
然后
刚正不阿嫉恶如仇赤锋尊明玦
咬了
身高两米全书最高莲花金光瑶
最后
身高两米全书最高莲花金光瑶
他打败了
刚正不阿嫉恶如仇赤锋尊明玦
救出了
清煦温雅款款温柔易推倒曦臣
却没回
烦人无聊家规写满墙姑苏蓝氏
启仁听说
身高两米全书最高莲花金光瑶
他拐走了
清煦温雅款款温柔易推倒曦臣
却阻止不了
于是
身高两米全书最高莲花金光瑶

清煦温雅款款温柔易推倒曦臣
私奔
(啦啦)
两个得意门徒都被拐走启仁十分愤怒
他的心脏病又犯了吓坏了众人
为了防止蓝启仁心脏病再犯
这个故事让他愤怒
没人敢再说一遍